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败走IPO的年轻人

光子星球 | 来源

吴依涵 | 作者

吴先之 | 编辑

不提供二次转载

今年以来,130多家公司IPO申请终止。

IPO暂停或被否主要有四种原因:不符合拟上市板块定位;信息披露存在问题;企业内控制度存在问题;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问题。无论哪个原因,对于手持期权的员工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过去几年,一些人因为公司IPO成功,靠着手中期权实现财务自由。亦有不少人因为IPO失败,手中的期权一夜之间变为“废纸”。

公司能否上市成功,将决定持有期权员工的利益。不过,员工的期权最终能否实现价值变现,还是要看公司,因为公司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中途也有修改规则的可能性。

员工什么时候解锁期权,自由交易,也是由公司决定。因为公司要规避员工将期权变现离职的情况。所以,员工要从规则制定者那儿获得利益,谈何容易。

财富自由终落空

喜马拉雅第三次IPO折戟,上市计划再度推迟到9月。极大部分原因在于投资者不满意其估值。

此前,喜马拉雅为了上市做准备,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大规模扩张,引进猎豹、趣头条等互联网高管。与此同时,公司为了吸引并留住人才,向部分员工发了一些期权。

一位喜马拉雅的员工李维表示,最初拿到期权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虽然工资不高,但公司上市之后,这些期权将让工资变得不那么重要。不过,公司上市进程再三搁浅,自己也有些心灰意冷。

现实终于将李维从公司股东的幻境里拉了出来,回归理智。经历了最近的裁员事件,不得不令他重新审视一下喜马拉雅的前景。“据了解,公司全年要裁掉近一半的员工,最近的一次,主要裁掉的是一批工作不满两年且手握期权的员工。按规定,工作不满两年,公司将无偿回收员工期权。”

所以,一些人根本就等不到公司上市,而他们曾经用部分现金换来的期权就这样化作“泡沫”消失了。

李维表示,公司目前的处境不容乐观。公司的知识沉淀不足以及在人才培养的能力上也有所欠缺。在管理上,公司任用非专业人士负责教育板块;反复研究一个没有创新力的话题,最终难以落地;盲目地走多元化道路,不但扩充不了盈利模式,反倒内耗加剧,丢失了原本的内容优势。

从财报来看,公司年收入与樊登读书接近,但员工却超出了6倍。2019年至2021年,公司净亏损超20亿元。再加上多次IPO失利带来的影响,令一些手握期权的员工忐忑不已,“公司无法上市,我们手中的期权就是废纸一张;就算上市成功了,以公司目前的状况和市场环境看来,破发也是大概率事件。”

李维现在陷入两难的困境,如果现在跳槽,期权肯定打水漂了;如果不离职,等到了上市的那一天,自己又能得到多大的收益?按公司的裁员比例以及此前的裁员手段,很难说下一个不会轮到自己。但拿不到期权,自己真的心有不甘。

即使有人能够将期权兑现,但结果也未必能尽如人意。

近日,有人在脉脉上爆料称,吉利收购魅族后,以几分钱每股的超低价格回购期权。100万的期权最终也只能得到几万元。然而,这还只是税前金额。

对于手握公司期权的员工来说,虽有一夜暴富的可能,但也相应的会承担许多风险。

蚂蚁集团在2020年通读证监会审核时,公司一片欢呼,除了高管、合伙人将成为亿万富翁外,在集团工作4年以上的P7员工,其所持期权也将有望实现上千万的变现。

当暂缓蚂蚁上市的消息一出,众多蚂蚁员工如被人当头一棒,将他们从财富自由的美梦中打醒了。对他们而言,这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宛如“黄粱一梦”。

现已离开蚂蚁的吴江表示,“当初听到公司暂缓上市的消息后,最担心的莫过于期权贬值,万一上市失败了,手中期权就只有期,没有权了。”而且当时的市场环境,导致他更加的悲观。

今年5月底,吴江收到了蚂蚁发来的分红邮件,他还挺意外的。因为这是蚂蚁集团首次分红,没想到自己离职了也能收到这笔钱,虽然不多,权当一个安慰吧。“这也侧面印证了自己当初选择离开是对的。蚂蚁首次开启分红,除了要安抚员工以外,也释放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集团在短期内已不可能再重启IPO。”

而网上传言蚂蚁要重启IPO的消息从未断过,但最终也都不了了之。与分红相比,许多员工更希望的是公司能回购期权。

经过此次事件,吴江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在他看来,“只有拿到手的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所谓的期权,就是一场豪赌。”就算公司上市成功,员工的期权是很难变现的。

通常,公司会制定一些限制性规则,如授予的期权一般分4年归属,上市后期权还会有一个锁定期。员工若要将期权全部变现,一般都需要4-5年的时间,有的公司设置的时间甚至更久。就拿拼多多来说,员工需等待7年才能将自己手中的期权全部变现(今年拼多多刚满七岁)。

一些人要么能坚持到变现一部分期权,要么什么也拿不到,他们就会因各种原因选择了放弃。现实却是很少有人能坚持到全部变现的那一天。“在一场赌博中,你怎么能玩得过制定规则的人呢。”

被迫出局的人

企业在上市失败或暂停之后,都会对内进行大范围调整,为下次重启上市做准备,这些调整对于员工来说意味着不确定性陡增。

以IPO折戟的喜马拉雅为例,公司的现金流并不充裕,大部分来自预付会员费。公司发放期权的一个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减少现金支付,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为了寻求营收增长,平台开设了培训业务、卖课。

一名入驻了平台多年的主播李珊珊表示,“现在只有少数的几位头部主播能接到录制工作,其他主播根本接不到活,生存困难。有的主播迫于生存已转去抖音,有的甚至直接转行。”

由于热爱这份事业,李珊珊一直没有下定决定要不要离开。而就在前不久,她了解到喜马拉雅开启了AI主播功能,这也极大地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公司现在已经在病急乱投医了,想方设法实现盈利目标。在大部分主播都处于待业的状况下,平台还在加大投入开设培训。”

现在,李珊珊已开始将目光投向其他平台,“要不是真的混不下去了,我也真不想走到这一步。毕竟在这儿待了多年,要离开也有些不舍。”

同样因公司IPO失利受到影响的还有前威马员工周阳。

21年年初,威马启动IPO,却因“科技含量不足、研发费用率不高、持续巨额亏损”等原因梦断科创板。

“虽然威马手里还有一定的资金,不过还一直处于亏损阶段,也急需外部资金输血。”威马在科创板受阻后便转战港股,想通过港股上市融资。

周阳越来越看不懂公司发展定位了,“威马曾经与‘蔚小理’并驾齐驱,现在已经掉了很长的队,还被后来居上的哪吒赶超了。”

然而,据周阳了解到,威马下一步要做轿车。在他看来仅靠原来SUV的底盘来做轿车不太靠谱,如果要新起一个底盘就得往里面砸钱,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投入。而威马愿意再去花精力和资金往里投吗。就现状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最终决定离开的原因在于,自己努力的方向与公司开始背道而驰,“对于公司而言,你个人的技术路线做得再好,但与公司的方向不一致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在他看来,现在的威马很“佛系”,不像蔚来的李斌那样,敢拿身家来赌。“所以现在威马和‘蔚小理’的差距拉这么大也是有迹可循的。”周阳认为,公司若不求变,即使上市成功,股价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阳也有自己的坚持,让他在公司当个闲人,成天无所事事,这对他来说既无意义也是一种折磨。既然自己努力的方向与公司不一致,也就只能考虑另谋他就了。

结语

对于现金流匮乏的公司而言,期权就是减少现金支出的一种工具。这样既解决了部分现金流的问题,也将员工与公司捆绑在了一起。即便是员工离职,正常情况下,公司都会将期权回购,因为公司不可能将期权留在对公司零贡献的个人手中。

对于个人而言,可能会面临公司上市失败、市值缩水甚至倒闭的风险,这样期权就一文不值。

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多年的李莱,对公司十分有信心,所以他每年都将年终奖兑换成期权。公司里与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有的人甚至更疯狂,都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其实李莱知道期权变现很难,就算真上市成功了,也会有许多限制性的问题出现。他此前先后供职了两家公司都给了期权,即便有一家真正变现了,但拿到手的只有一部分。

而李莱天生就爱冒险,他把这个当作一种投资,“最终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你害怕风险就选择高工资。当然,你想多拿期权,想要高收入,那就要去承担相应的高风险。”

注:文中所涉人物皆为化名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