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爱奇艺“抱住”抖音

燃次元 | 来源

陶淘、冯晓亭 | 作者

不提供二次转载

短视频平台“二创”的春天,又近了点。

7月19日,抖音集团和爱奇艺宣布达成合作,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其中,爱奇艺将向抖音集团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包括“迷雾剧场”在内的诸多优质剧目,用于短视频创作。

这也意味着在未来,抖音集团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用户都可以对爱奇艺的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抖音集团与爱奇艺的此次牵手,实则也是今年以来,长、短视频平台之间传来的的第三次合作消息。

回望2021年,那时还被业内人士称为“剪刀手的冬天”。彼时,业内影视传媒单位、企业和从业者对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和倡议,以及中宣部版权局、国家电影局都相继发声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提出整治。

期间也让不少面对着作品被大量下架的短视频二创创作者,在接二连三的抵制倡议中,嗅到浓浓的硝烟味。“去年4、5月份时候,后台收到的视频下架通知,比平日里收到的粉丝留言还多。”“剪刀手”阿占回忆道。

“2021年那次,针对二创作品声势浩大的打压,看似是对二创作品侵权的抵制,其实本质还是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流量争夺。”业内人士管闻告诉燃财经,随着大众的碎片化时间逐渐被短视频所占领,原本二创作品到影视作品的正常流量通道变得不再顺畅,因此,长视频平台开始感到了焦虑。

然而,这场由长视频平台以“版权保护”为武器,名正言顺对短视频平台发起的进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迎来了破冰之日。“也就去年几个长视频平台炮轰短视频平台的那段时间,我们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之后好像也没什么实质性影响。”阿占窃喜说,“希望长、短视频平台继续合作,别再让版权问题使我们创作者人心惶惶。”

如今,长、短视频平台愿意就版权内容达成合作,便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要想从此开启崭新的未来,平台之间要解决的问题显然不少。首当其冲的便是版权争议问题,如何在版权方、平台方,以及创作者之间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也是一门学问。

01

二创“解冻”

对于此次合作,爱奇艺官方高调表示,“这标志着长短视频平台开启合作共赢新模式。”

但实际上,抖音集团与爱奇艺此次牵手,在业内并非首举。

早在今年3月中旬,抖音集团便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旗下平台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彼时,抖音集团便提及,“影视二创是一个新事物,我们也在努力推动和更多版权方,尤其是拥有众多独家版权资源的长视频平台达成合作,为创作者和行业提供更好的版权解决方案。”

2022年6月末,快手宣布与乐视视频就乐视的独家自制内容达成二创授权合作,快手创作者可以对乐视视频独家自制版权作品进行剪辑及二次创作,并发布在快手平台内。

值得关注的是,在抖音集团与爱奇艺宣布合作消息传出之时,有媒体称,腾讯视频也正在和快手谈判二创战略合作。尽管当天腾讯视频火速下场进行辟谣,但今年以来,接连发生的三次长、短视频平台合作,可见长、短视频平台就二创合作已成为一种趋势,腾讯视频与快手的合作传言或并非毫无根据。

1

来源/腾讯视频微博 燃财经截图

影视作品的二创由来已久,它指的是通过混剪、切条、配音、添加字幕等方式,将影视作品以新的形式二次创作出来,这一内容类别更是与网络视频的发展如影随形。

“很早之前,我就在微博上关注了很多电影解说博主,通过10分钟的视频了解一部作品。如果内容足够吸引我,我才会找原版电影再看一遍。”90后冲浪达人淼淼表示,虽然自己也清楚,二创作品所呈现的内容会很大程度上受到创作者的主观因素影响,但依旧是这些作品的观众,“我也会结合评论一起看,虽然大家对作品会有褒贬不一的评价,但很多人都说烂的片子那指定不值得花时间去看。”

通过二创内容进一步了解影视作品,不乏是观众的选择。而好的二创作品与影视作品,往往也是相辅相成的。

影视作品需要传播才能带来流量,而二创视频正是不可或缺的“引流利器”。“二创作品”是影视作品在预热期和热播期的标配,在影视作品宣发期间,剧方和平台方还会通过举办“二创大赛”,通过现金激励和礼物赠送等方式吸引剪刀手们进行创作传播,从而为作品吸引“自来水”。

但这种共存关系,在2021年4月,随着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长视频平台联合业内单位和企业共同发起的有关“抵制侵权”的声明,而一度陷入了“冰点”。

如今,自2022年以来,随着长、短视频平台之间达成的数次合作,二创遭遇全面抵制的“冰点”处境,有了“解冻”之势。

随着长、短视频平台的成功牵手,版权问题迎刃而解。这欢天喜地的“破冰”背后,其实还是一场关于灰色地带的多年博弈。

02

“矛”与“盾”

对于二创创作者而言,版权的合规化意味着二创内容具有了合规性保障。而这也是长、短视频平台多年来胶着斗争后的必然结果。

因为,版权合规化的意义,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不言而喻。

首先,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原创内容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策告诉燃财经, 根据《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行为。”

但这里的“适当引用”在司法实务中的判定是非常严格的。 “像电影解说类二次创作短视频,一支短视频全部内容都是从原片中剪辑、切条、搬运而来,仅是配上原创的电影讲解,这已远远超越了‘适当引用’的标准,不再受合理使用保护。” 李策表示。

此外,从利益侵害的角度而言,短视频平台上的二创作品也确实对长视频平台造成了一定影响。

管闻认为,长视频平台对二创作品打击的初衷,在于创作者对版权内容的无序引用,“三分钟看完一集电视剧这种类型的二创作品,谈不上是好的二创作品,但这种内容又在短视频平台上特别多见,倘若观众觉得这类剪辑的二创内容,就能代表影视剧的水准,自然就不会为需要会员才能免广告的影视作品买单。”

2

图/短视频平台的二创作品  来源/抖音 燃财经截图

“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短视频博主的作品是否会为长视频增加收益,没有足够依据,但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显然在因为版权购买而持续亏损,而短视频平台非官方内容的泄露,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是雪上加霜的。” 著名影评人奇爱博士也对燃财经表示。

据钛媒体报道,某长视频平台的法务人员透露,近几年来,在长、短视频就二创领域合作之前,几家长视频平台被盗版了的S+与S级(一位顶流演员和4000万以上播放量的剧集)的作品,就有2000多部,而侵权的短视频数量更是达到了100多万。

“包括小网站、网盘等盗版内容在内,短视频侵权的内容占比就达到了65%。” 这位法务人员透露,“尤其是喜剧、综艺类内容,短视频平台抖完了包袱,长视频平台就失去了流量。”

长、短视频的针锋相对,除了长视频平台利益受损之外,短视频平台也不胜其扰。

比如,今年年初,某长视频平台通过媒体传递信息称,抖音上有《长津湖》长达30分钟的切条,侵犯其平台版权。经过核查,抖音上关于《长津湖》的内容是制片方与博纳影业官方合作宣传的一部分,视频总长度不到6分钟,素材来自电影宣传片及相关历史资料。此外,抖音曾表示,腾讯起诉其下架的《扫黑风暴》,也是抖音应电影合作承制方要求开展的宣发合作。

可见,长、短视频平台若不就版权内容达成合作,平台与影视制片方之间,很有可能出现版权沟通不畅等问题。

彼时,抖音对影视 “二创” 的态度是:“有用户的创新与贡献,也是用户真情实感的表态,‘二创’ 是新事物,应该鼓励、支持,片方、用户、创作者都有需求,不应假借维护版权的名义,将用户的创作一棍子打死。” 

管闻也表示,“对二创内容实行‘一刀切’的做法显然行不通,对待二创的态度是宜疏不宜堵,长、短平台之间达成合作是必然趋势。”目前,国内两大短视频平台都有和长视频平台进行二创相关授权合作,未来,这种长、短视频平台的合作还将持续。

而不合规化的二创内容剪辑,很容易杀死这个行业的创作积极性。

03

合作共赢

对于爱奇艺与抖音之间关于二创视频的内容授权合作,观众、二创创作者与MCN机构,都可从中大获裨益。

“我还蛮喜欢看二创内容的,一方面是二创内容可以快速给我甄别好坏作品,另一方面因为我追星,所以我关注了圈内好几位‘剪刀手太太‘,他们的视频都是我的‘下饭神器’。”淼淼提到,去年因为影视版权保护被重点关注后,其关注的创作者有好多作品都被下架,“圈内的二创作品基本都是靠爱发电的,管得多了,好几位’太太‘都没心情制造新作品了。”

中闻律所的知识产权律师刘彬也认为,长、短视频的二创合作,解决了影视“剪刀手”可能触碰法律红线的问题,给了创作者更明确的创作空间;与此同时,也解决了一些MCN机构的法律困扰。

不过,刘彬也谈到,从抖音、爱奇艺公布的官方信息来看,目前还无法看出二创内容的具体规定,合理地细化相关规则以达到合作落地的目的,也很重要。

“在我看来,二创的时候需要尊重原作品,比如,不要使用夸张的方式配音,或者污蔑原作品的形象,这一类的肯定要避免。此外,二创时,应该标明作品的出处等。”

除了二创“剪刀手”与MCN机构外,对于优爱腾和抖音、快手还有B站来说,携手内容共创,也是长、短视频平台共赢的选择。

一方面,长视频平台在流量见顶的当下,用户增长停滞,使用时长略有下降,多年来面临着难以扭亏的颓势,需要新的增长点。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下半年,短视频应用的日均使用时长超过综合视频应用,成为网络视听应用领域之首。截止2020年12月,综合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呈稳中略降趋势,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97分钟;短视频使用时长则稳步提升,截至2020年12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20分钟,到2021年3月,增至125分钟。

据爱奇艺财报,2022年第一季度,其披露的订阅会员规模为1.014亿,较2021年第二季度1.189亿的峰值,减少了1750万。这说明长视频中的种子选手对用户的留存力已显出疲软。而在业绩方面,今年第一季度,爱奇艺实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盈利,但靠的是大规模削减销售、研发费用带来的“降本增效”。

腾讯视频和优酷,更是多年来始终未能摆脱亏损的困境。

也正因为此,会员费涨价、超前点播,成为了近三年这三大长视频平台不断在C端试探的增收方式。然而,不断增加的增值服务,已经令用户痛苦不堪。

另一方面,对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来说,也需要长视频内容去补充自身的内容生态。

据抖音财报数据,抖音DAU自2020年6月破6亿以来,就没有明显增长。截至2022年3月,抖音+抖音极速版+抖音火山版的DAU也不过6.6亿。而尽管二创视频在2021年受到了打压,但据新抖数据,去年抖音在涨粉拉新方面,娱乐领域的博主依然高居第一。

“可见,一旦双方合作,长、短视频平台的短板,就都可以补上。比如,二创合作本身就可以为爱奇艺带来版权收益,为抖音带来更丰富的影视内容。”刘彬表示,“并且,这也可以为爱奇艺的影视剧引流。抖音如果能为爱奇艺增设链接跳转,引流效果会更明显。” 

艾媒咨询的创始人兼CEO张毅还提到,如果采用的是分账模式,或许爱奇艺可以用链接转化付费会员效果的方式,与抖音细化相关规则,达到量化的共赢效果。

此外,对于7月19日同样传出的腾讯视频与快手合作的“谣言”,张毅分析,无论当下是否在洽谈,未来达成的可能性不小,“长、短视频合作是大势所趋,快手也有腾讯这个股东,双方很有可能去思考利益共享。”

并且,张毅还认为,从未来的趋势来看,长视频平台还有可能与B站、小红书、微博等达成合作,“这几个平台在细分用户领域,有着各自的长处。”

不难看出的是,无论是对于创作者、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还是社交平台,版权的规范化,终究会促进行业的正向发展,赋予创作者更多创作的动力,释放长、短视频平台更多的内容价值与流量红利,提升社交平台的内容品质。

参考资料:

《长短视频各取所需 “二创”侵权问题有望化解》,来源:中国经营报;

《长视频维权者亲诉:我们为何与短视频“斗”得如此艰难?》,来源:钛媒体;

《抖音回应侵权<长津湖>:失实!“二创”不能被一棍子打死》,来源:中华网财经。

*文中阿占、管闻、淼淼、奇爱博士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