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再抠门的大厂,也不敢省这笔钱

深燃(shenrancaijing)  | 来源

金玙璠  | 作者

魏佳  | 编辑

不提供二次转载

环境不好,没人能挡住互联网大厂 " 降本增效 ",但在一件事上例外,各家反而比着 " 花钱 "。

这就是 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 )报告,人称企业的 " 第二张财报 "。

过去,ESG 只是许多公司年度报告中的一部分,2021 年以来,情况发生了改变。腾讯、京东、拼多多、网易、百度等头部互联网大厂,都披露了独立的 ESG 报告,指的是《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刚刚过去的 8 月,阿里巴巴、微博发布了首份 ESG 报告。没有发布独立报告的美团,此前已公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至此,头部互联网大厂均已到位。

为什么越来越多互联网公司开始讲 ESG 的故事?

对于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来说,披露 ESG 报告是强制规定。2022 年是港股新版 ESG 指引(《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全面执行的第一年,上市公司有披露责任,而且要按照新版 ESG 指引进行披露。

对于更多企业来说,披露 ESG 报告可不是交作业这么简单。ESG 故事不但要讲,还要讲好,争取拿到一个比较高的 ESG 评级,引起投资者和外界的注意 ……

但是,ESG 不是一日之功,ESG 评级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不重视 ESG 的企业注定会被 " 狠狠拿捏 "。

我们可以从 " 马斯克之怒 " 来理解这个问题。马斯克曾炮轰 "ESG 就是一个骗局,是伪君子们的武器 ",导火索是今年 5 月,特斯拉被标普 500 ESG 指数剔除了。这一指数被一些人认为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 ESG 指数之一,不但一大批金主的资产配置,要参考这一指数,国际 ESG 基金也会根据头部机构的 ESG 评级筛选投资标的,进行资产配置,这对企业市值有直接影响。

" 马斯克的愤怒 " 还折射出一个问题,大厂都在讲 ESG,但不代表家家都信服 ESG 评级。ESG 的游戏规则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大厂的 ESG?本文以多家大厂的 ESG 报告为例,试图解答这些问题。

为什么争着发 ESG 报告?

在讨论之前,先厘清几个概念,什么是 ESG,何谓 ESG 实践、ESG 投资,再来看,ESG 的运行逻辑是怎样的?

ESG,是 Environment(环境)、Social(社会)和 Governance(公司治理)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缩写,衡量的是一家公司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方面的综合协调能力。

ESG 实践、ESG 投资,对应的主体分别是企业和投资机构。" 企业进行 ESG 实践,是需要真金白银投入的,尤其是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方面。" 上海国际首席技术官学院特聘实践教授、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冯斌告诉深燃。

ESG 投资的理念起源于社会责任投资,它是资本市场上衍生出的一种聚焦公司 ESG 实践的投资策略,指的是投资机构用 ESG 理念去筛选投资标的,构建资产组合。冯斌介绍,ESG 投资对上市公司、非上市公都有影响,ESG 证券投资基金会进行二级市场的资产配置,而重视 ESG 的股权投资基金则在投资 PRE-IPO 企业、创业企业时,进行 ESG 尽职调查。

这种投资理念的核心在于,相比过去单一的财务指标,更加多元,考虑到了更多利益相关者,包括环境、员工、供应商、用户等。因此,ESG 投资理念,被认为能够剔出有潜在非财务风险的公司,选出更优秀、业绩更稳定公司。

更直白些说,ESG 一定程度上是衡量好公司的标准。" 如果通过 ESG 甄别,近年来被查出的某医药上市公司造假大案,或许就能避免了。" 冯斌分析道。

抛开政策和监管的因素,驱动越来越多大厂披露 ESG 报告,还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其一,通过报告披露,系统地讲清楚企业做了哪些 ESG 实践,以拿到更高的 ESG 评级。

企业的 ESG 评级,谁说了算?

ESG 评级来自评级机构,到 2021 年末,全球有超过 600 家 ESG 评级机构,海外主要的评级机构有 KLD、MSCI(明晟)、富时罗素和标普道琼斯等。国内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第三方服务商,包括研究机构、社会组织、市场机构等。但是,全球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如会计准则一样的 ESG 评级体系。冯斌打了个比方,ESG 的评价体系,目前还处于春秋战国的状态,不同机构的评级框架和考核侧重点不同。这对于发布首份 ESG 报告的国内大厂来说,无疑加大了难度。

其二,以 ESG 实践或 ESG 评级,吸引投资者的注意。

参与完成企业 ESG 报告的祝曦告诉深燃,她所在企业披露 ESG 报告的短期目的是,吸引一些头部基金的注意,引进战略投资者," 因为公司所在行业对资金的消耗比较快,需要不断地引进新的投资者 "。

现阶段,这种吸引力对于披露 ESG 报告较少的行业更有效果。比如,小鹏汽车去年 10 月发布首份 ESG 报告,同时也是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的首份 ESG 报告,迅速引发国内外市场关注。

长期去看," 我们发 ESG 报告也是迎合大趋势,把信息的颗粒度披露到一定程度,主动拥抱监管。" 祝曦表示。

另外,给股东一个交代,向客户传递价值观,也是部分企业披露 ESG 报告的目标。祝曦近来发现,客户和消费者群体也开始重点关注企业的价值观。

比拼 ESG,大厂做得怎么样?

主流互联网大厂越来越重视 ESG,但从评级结果来看," 成绩 " 还不算理想。

" 整体来看,中国‘互联网’公司最多处于在全球同行业的平均水平。" 经济学博士、复旦发展研究院博士后、法国克莱蒙奥弗涅大学 CERDI-IDREC 访问研究员石烁表示,结合多个机构评级,从行业角度来看,国内的金融行业走在前面,能源和工程建造、房地产行业都在按 ESG 标准迅速转型,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互联网公司。

" 在美国,苹果、Netflix 和亚马逊已经成为全球 ESG 领域的领导力量,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 ESG 表现,似乎还不足以在国内形成新格局。" 他分析。

MSCI 对企业的 ESG 评级最高为 "AAA",最低至 "CCC"。据 MSCI 等发布的 ESG 评级数据,评级较高、获得 A 以上的中国企业有蒙牛、兴业银行、复兴制药、海尔智家、美的、华为、比亚迪、万科等。国内互联网大厂并没有出现。

虽然前述绝大多数大厂被广义地列入 " 互联网公司 ",但石烁强调,ESG 评级并不是一个跨行业评级,而是一个行业内部评级。也就是说,ESG 评级,是公司先被划分进不同的行业,再根据同一个细分行业内的打分排名形成的。他以两家公司为代表分析这一问题。

先看典型的互联网公司美团。美团的 MSCI ESG 评级过去一段时间保持在 A 以上,最近降到了 BBB。

石烁告诉深燃,美团的 ESG 特色在于 " 社会责任 ",比如贫困地区的骑手占比、为乡村居民提供产品等,评级被调低的原因在于,其平台商业模式和社会责任能否平衡,比如平台分成是否会损害餐饮业发展潜力;骑手与平台的劳动关系仍然处于模糊状态等。

再以小米为例。小米不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按 MSCI 的行业划分方法,属于 " 技术硬件,存储及外设 " 行业,所以对标的公司是富士通、思科、三星等硬件生产商,MSCI 给出的 ESG 评级是 B。

" 与其他同行业的国内公司相比,小米的 ESG 实践做出了成绩,但和这些全球头部公司相比,按照 MSCI 的标准,在清洁技术机遇、电子废弃物、供应链劳工标准以及内部治理四个方面处于行业落后位置。" 石烁分析。

以其中的 " 清洁技术机遇 " 来看,小米在绿色产品方面的行动主要集中在降低能耗方面,但评级获得 AAA 的富士通,建立了产品环境绿色评估程序以及绿色产品评估标准,利用这些机制,开发和设计了大量具有环保特性的产品。小米的差距在于,对手提出了更系统的机制,形成了长期发展计划。

翻阅多家大厂的 ESG 报告,深燃发现,大厂的 " 通病 " 是仅仅披露管理的政策,较少说明具体的执行方法,这会让纸面上的数据效果打折,影响 ESG 评级。

当然,头部 " 互联网 " 公司的 ESG 评级较低,也有一些客观原因。" 无论是国际主流评级,还是国内评级,达到 AA 以上的中国公司仅占 2%。" 石烁认为,大部分中国公司是在最近三年才开始披露 ESG 实践,实践经验不足,还需要时间将主营业务按 ESG 评估体系来转型。

另外,对 "E" 和 "S" 的理解,国内公司有着比较深的本土色彩,但国际机构未必认可,因为通行的理念是 ESG 实践要和主营业务结合。" 因此,国内大厂也有需要提升的地方 ",石烁分析。

例如,环境议题中,在 " 双碳目标 " 的指引下,国内公司普遍在 ESG 报告中用大量篇幅讲 " 碳减排 "。互联网行业没有想象中那么清洁,特别是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数据中心,产生的碳排放量巨大,包括阿里、腾讯、京东等在内的大厂都给出了明确的 " 碳减排 " 目标。" ‘碳减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特别是减缓全球气温上升。但许多公司的‘碳减排’目标与减缓气温上升的目标是脱节的。" 石烁表示。

社会责任议题中," 捐款 " 和 " 扶贫 " 出现在绝大多数公司的 ESG 报告中。但如同冯斌所说,这一项议题更确切地解释应是,"Create value for all stakeholders(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国内公司还应该充分注重就业机会、员工流失率等指标。

别误会 ESG

从结果看,一些国内大厂的 ESG 评级输在 "E" 和 "S" 上,但这只是表象。

冯斌形容,就像 ESG 的评价体系尚无统一标准一样,现在企业对于 ESG 的认识也像盲人摸象一般。他强调,理解和践行 ESG,有两个大前提。

其一,"G",也就是公司治理,是做好 ESG 实践的前提。

"G" 涉及到 ESG 治理架构,以及公司董事会的独立性、多元化。ESG 的公司治理,主要看作为公司执行机构的董事会如何运作。阿里、腾讯、B 站,都设置了 ESG 管治架构。独立性,要看独立董事在董事会中的占比;董事会多元化的要求,在国内的语境下,强调的是董事在性别、年龄、行业和专业背景等方面是多元的,特别注重女性董事的参与。

" 首先,公司治理的议题,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包装的,其次,国内企业的 ESG 实践,很大程度依赖于公司的决策层,愿意为 ESG 投入多少资源。" 冯斌表示,这放在大厂身上同样适用,如果 "G" 做得好,才有真金白银去投入 "E" 和 "S" 的部分。

一家企业的 ESG 实践和总结,都离不开 ESG 治理架构。

祝曦告诉深燃,ESG 理念只有融入到公司机器的运转中,贯穿到产品设计、业务逻辑上,才能变成一个效率型的工具。具体要看,企业有没有制定一套践行 ESG 的标准,并配以行之有效的制度去推行,相关部门有没有组织相应的培训,就像公司的打卡考勤一样。

以祝曦做 ESG 报告的经验来看,企业做一份 ESG 报告,一般需要三到四个月。最主要的工作是编纂 ESG 报告的大纲,上市公司一般由更懂投资者偏好、对资本市场风向更敏感的 IR(投资者关系)部门统筹。接下来是协调各部门填充资料,这期间需要进行多轮内部沟通,并实时更新数据。

研究过多家互联网大厂的 ESG 报告后,她认为即便是头部互联网公司,也难免有为了发报告而发报告、故意 " 凑数 " 的嫌疑,通过报告,既看不出 ESG 在公司业务中发挥着什么实实在在的作用,也看不出 ESG 实践的主线和明确的规划。

冯斌告诉深燃,关于 ESG 的另一个前提是,ESG 是非财务指标,但只有先保证业绩,才有做 ESG 实践的底气。

他解释说,财务回报和非财务目标,两大方向的连接点就是 "G"。做好 "G",是做好业务的前提,业绩稳定,才有持续投入 ESG 的保障。如果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处于滑坡状态,ESG 评级也很低,那么当务之急是提升财务表现、解决业务问题,而不是美化 ESG,因为业绩滑坡,对股价和市值的影响更加立竿见影。

总的来说,冯斌认为,经营企业最重要的使命,是先把经营做好,做好股东回报,否则,业绩不佳的公司,要实现多重使命有心无力,很难在 ESG 上大有作为。

说白了,ESG 实践,是业绩良好的企业才配拥有的 " 奢侈品 "。抛开交易所的强制要求,ESG 对企业的短期影响是细微的。而企业的 ESG 实践,是一项长期投入的 " 生意 ",拉到五年甚至十年的周期去看,才会有长线收益,譬如二级市场的股价、员工的认同感、企业品牌的议价、投资者的认可等。

做好 ESG,除了投入资金和精力,更需要时间和经验。祝曦透露,现在许多企业在积极与 MSCI 等机构联系,对自身企业进行评级,这个过程中,对中国企业的 ESG 评级标准和维度也会不断完善和细化。

在石烁看来,大厂在 ESG 实践方面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但值得肯定的是,大部分公司的 ESG 表现正在奋力追赶。" 中国在 ESG 方面目前更重要的是统一监管标准,提高信息披露透明度,并形成自主的 ESG 评级体系。"

*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祝曦为化名。

标签: 大厂 ESG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