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孤独的华为:从5G许可到Wi-Fi 6专利池

今年7月,华为宣布和MTK、飞利浦等6家公司作为共同创始权利人加入Sisvel Wi-Fi 6专利池。华为和飞利浦也是目前池中最初的被许可人。根据日本咨询公司NGB的报告,华为Wi-Fi 6标准必要专利数仅次于高通,业界排名第二。因为高通目前没有加入Sisvel专利池,华为的加入很可能是中国公司第一次成为业界主流专利池中最大的权利人。

从2.5美元封顶的5G费率,到与汽车供应商、物联网芯片商的组件级许可,华为近期在专利许可市场上的活跃堪称独树一帜。海外著名知识产权博客FOSS PATENTS将华为称为“中间派”——“既不会成为另一个苹果追求标准必要专利的贬值,也不会开始一场诉讼(除非无法避免)”。这解释了华为特立独行的原因,也几乎明示了这条路的艰难。正如集微网一年前评论华为公布5G费率时所说,华为的作为给诺基亚们造成不小的困扰,却也不会因此得到手机厂商们的衷心拥护。

现在就评判华为这条路能不能走通,以及会对现有许可模式产生多大影响显然还太早。但毫无疑问,若当真走通,对全球专利许可市场和我国泛ICT产业而言都是好事。

01

重塑许可市场:平衡

Sisvel总裁Mattia Fogliacco在谈到与华为的合作时表示:“在过去两年的推动下,我们建立了一个有益于技术市场的框架方案,可减少摩擦并平衡创新者和使用方的利益。华为同意作为创始成员以及同时作为许可方和被许可方加入这一专利池,验证了该方法的可行性。”

这段话的关键词是“平衡”。虽然华为的知识产权已经从净付费转为盈利,但近三年共十几亿美元的知识产权收入在其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的年收入面前显然不值一提。华为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产品而非许可。这意味着,即便正在努力扩大专利许可业务,华为本质上还是一个“许可人兼实施人”。双重身份决定了华为对“平衡”的追求。

无论是公布低于主要许可人的5G费率,还是公开承认其知识产权业务不是“利润中心”,都是这种“平衡”思想的体现。

根据手机行业普遍的认知,ICT行业现有许可模式是海外强势专利权人推动形成的,因此天然对许可人一方更有利。尽管实施人一方对歧视性价格、整机许可模式、实施人自有专利的反向许可价值等问题一直有质疑,却一直无法动其根本。在此情况下,华为这个实力强大的双重身份者下场无疑对平衡许可人和实施人的利益现状有所帮助,其许可业务扩张本身就是对现有许可模式的挑战。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3月以来,华为已经先后与大众汽车的一个供应商、日企Buffalo、挪威Nordic半导体、以色列SolarEdge等达成专利许可或交叉许可协议。

虽然看起来遥远,华为确实有个极为宏大的愿景:“当有一天我们走到世界领先的位置时,就可以来合理分配价值链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华为这个“搅局者”能多大程度上搅动这池死水,是值得业界期待的。

02

培育市场:为创新付费

如果说在全球市场华为做的是撬动许可人市场,那么在国内市场华为需要做的就是培育许可市场。今年6月,华为向媒体传达了加强国内许可的信号,其知识产权部部长樊志勇称,华为当前许可收入主要来自国外,但也正在与国内公司就专利许可进行沟通,希望在不远的未来达成协议。

相比西方发达国家,我国科技产业起步晚,知识产权意识相对淡薄,知识产权许可市场也远未形成应有的规模。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数据,中国的国际专利申请已经连续三年位列全球第一。而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2021年专利实施许可备案合同金额为120.3 亿元,同比增长 34.3%。虽然增速喜人,但规模仍然有限。

一组可供对比的数据是,2021年我国知识产权使用费进口和出口额分别达到586.7亿美元(3784.8亿元)和117.8亿美元(759.7亿元)。进口额是出口额的近5倍,无论进口额还是出口额都比中国专利实施许可备案合同金额高出太多。

我国庞大的专利储备未能体现在交易价值中,一方面是因为相当一部分专利是由项目申报、申请补贴等非创新因素驱动的。这几乎是个全球性问题,欧洲专利局原副局长曼努埃尔·德桑特斯就曾评论,全球当前“真正重要的不是专利数量,而是有多少专利可以投向市场,造福人类,如何确保社会从这些专利成果中受益。因此,我们要关注专利的质量。”

另一方面,知识产权纠纷往往被作影响经济、破坏和谐的负面解读,这对于我国产业的创新升级并非好事。如果知识产权缺乏有效保护,跟随者低成本制造同质化竞品,创新者的高研发投入反而会成为企业在竞争中的包袱,甚至可能造成劣币驱除良币的结果。这个问题对于年度研发投入高达1400亿元人民币、占其销售收入22%的华为来说,相信至关重要。

知识产权许可收费对于标准技术的发展或许更为重要。我国在5G标准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领先地位。根据2021年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华为5G声明标准必要专利达到1529件,业界排名第一。连同中兴、电信研究院、Oppo,中国公司总声明标准必要专利占比达到36%,是4G的两倍。相比下,排名领先的美国公司仅有高通和Intel两家,总占比仅为14%。标准研究并不带来产品收入,所有技术成果都通过标准公开,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我国如此巨大的标准研究投入,如果不能够像西方公司一样通过专利收费获得回报,必将无以为继。

只有通过交易获得实实在在的收益,知识产权才能回归财产权的本源,只有当创新真正形成财产而非负担时,才能引导行业走向创新。在8月披露的一篇华为内部讲话中,任正非预测未来十年全球经济会持续衰退,华为面临的“不仅是供应的压力,而且还有市场的压力”,公司经营要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在这样的环境下,华为开拓许可业务或许也是无奈之举,却也并非坏事。在稳定经济的大局之下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让创新企业获得许可收入,高端研发人员得以首先保住饭碗,优先稳住“创新经济”,不失为一个产业转型升级的契机。相反,如果以稳经济为名放松知识产权保护,那些不直接造产品的基础技术研究人员、标准研究人员或将首先失业,创新经济被打垮,国家将会失去未来。

对于专利许可,无论是撬动海外市场还是培育国内市场都绝非易事。华为心声社区4月披露的《专利许可业务汇报》会议纪要对此已有充分认识:“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不求速胜,也不怕败,收多收少都是成功的。”从国内产业的角度来说,无论华为能在这条孤独的路上走多远,审视华为走过的足迹都是未来产业发展的珍贵养料。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