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造车新势力争当榜一大哥,销量上演“迷雾剧场”

不久前的一次行业峰会上,号称“三强”、自嘲“三傻”的蔚小理掌门人再次出现在了一张合影中,笑容满面,气氛融洽。但照片背后,火药味儿悄然弥漫。

7月11日,理想官方微博发布一则周销量榜单,理想以0.79万辆高居榜首,小鹏以0.12万辆屈居第八。

很快,小鹏产品营销总经理黄泓霖在朋友圈直言,这份榜单“关于小鹏汽车信息都是假的”。按照小鹏方面的说法,6月9日至28日,G6正式上市的前20天,这款车的订单已突破3.5万辆。

理想则表示,相关数据的获取合法合规,来源于汽车行业通用的数据渠道。

上述合影在微博流出后,李想转发并配文称“真好”,李斌、何小鹏则均保持了沉默。与3年前何小鹏在个人微博发布三人合影“忆苦思变”时相比,如今的蔚小理已然拉开差距。

日益激烈的市场争夺战中,新老势力们为冲击销量“榜一大哥”而发出的明枪暗箭,才刚刚开始。

图源:新浪微博汽车博主余大巍

人人想当“榜一大哥"

与小鹏的隔空论战结束后,理想依旧我行我素。

7月18日,理想官方微博再次发布周销量统计榜单,理想仍蝉联造车新势力单周销冠。2023年上半年,理想以13.9万辆的交付量成为蔚小理中的No.1,分别是小鹏和蔚来的3.36倍和2.55倍。

为了突出“榜一大哥”的身份,从今年3月29日起,理想一改过去以月为周期公布交付量的习惯,在每周二或周三发布头部新势力品牌的周销量排行榜,迄今为止已发布了15次。

每一次,理想销量均高居榜首,并配合“远超其他新势力品牌”“持续领跑新势力”等文案。

在某车企销售部门中层管理者张帆(化名)看来,这份榜单最大的不合理之处在于对“造车新势力”的定义。在这份榜单中,理想将传统车企旗下的腾势、深蓝等新能源品牌列入了新势力的队伍,但广汽旗下的埃安却从未现身其中。

通过不同技术路线、车辆分级和细分市场的划分,只要定语足够长,人人都有机会冲击“榜一大哥”的位置。

去年12月,理想官微将旗下车型L9形容为“中国市场大型SUV销量冠军”,L8则是“中国市场中大型SUV销量亚军”。就连已于去年10月停产的理想ONE,也被形容为“2021年全年和2022年1-8月中大型SUV总销量的冠军”。

7月1日,零跑汽车宣布旗下C11车系在6月交付超8900辆,是B级新势力SUV No.1。7月5日,哪吒汽车表示公司旗下的哪吒V在6月力压特斯拉和比亚迪,登顶泰国市场纯电冠军。

在张帆看来,部分车企绕开权威榜单,通过不同的定语和口径寻找“冠军”“王位”等头衔,本质是对自己销量的一次化妆。“妆后”排位越靠前,越有助于车企在后续车辆的销售。

毕竟,与参数、配置等相比,“销量是最容易让消费者感知到的”。

如何为销量“化妆”?

统计销量的口径不同,结果可能大相径庭。这在汽车行业中通常被称之为“注水”。

2019年6月11日,小鹏汽车公布当年前5个月的总销量为7369辆,并自称“双料冠军”,强调在造车新势力中的领先地位。

9天后,威马突然“发难”,发布海报称公司当年前5个月上险量为6437辆,连续3个月稳坐“王位”。威马在微博写道:“不做注水双冠王!上险量才是检验销量的真实标准!”

车企员工林威(化名)向雪豹财经社表示,威马提到的上险量,是指新车出售后上交强险的数量。而小鹏所谓的销量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可以涵盖给经销商的批发量、终端零售量、上险量和造车新势力每月公布的交付量等不同概念。

“在销量所包含的概念中,上险量是一个独立的存在。”林威透露,车辆上险之后,只能以二手车的形式卖给消费者,所以车企在上险辆数据中注水的成本较高。同时,“车企拿到上险量的数据后一般是自己用,通常不会对外公布”。

在理想今年发布的15次周销量榜单中,只有一次使用了上险辆的统计口径。

目前,行业内发布销量榜单的机构主要有两家,分别是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目前二者采用的数据均由车企提供。

“乘联会采用厂商口径,且榜单中只计算乘用车;中汽协采用集团口径,且会计算大客车、大货车等非乘用车。”林威告诉雪豹财经社,这导致两家机构的数据经常有所出入。

即使是BBA,也难以抗拒为销量“化妆”的诱惑。

2019年,BBA均宣称自己在上一年夺得全球销冠:奔驰是“全球豪华汽车品牌冠军”,宝马是“全球第一高档汽车制造商”,奥迪则是“在华单一品牌销量冠军”。

过于惨淡的销量则会让车企失去“化妆”的资格。进入2022年后,威马、爱驰、天际等掉队的造车新势力纷纷隐匿销量数据,高合也已连续11个月未公布销量。

车企内卷,经销商承压

主机厂商为“美化”销量内卷,承担压力的可能是车企库存的蓄水池——经销商。

“没有车企不想压库存给经销商的,无非是压多压少的问题。”有近10年豪华车品牌经销商从业经验的杨麟(化名)告诉雪豹财经社,车企向经销商压库存,几乎贯穿了他的全部职业生涯。

难消化的库存会给经销商带来极大的资金压力。杨麟表示,经销商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甚至会将库存的汽车进行抵押,以获得流动资金。2018年,他还目睹过因经销商抵押库存车,导致消费者购买的汽车无法上牌的现象。

也是从那一年起,杨麟明显感受到了汽车行业加速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

新能源车企直营模式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抹平了卖方和买方的信息差,行业透明度提升,导致消费者在购车时对价格更为敏感。如果经销商的库存压力较大,就会导致“卖车也亏,不卖也亏”。

一位车企员工向雪豹财经社表示,车企向经销商压货的高峰期通常是在每年的6月和12月,“为了让财报更好看一些”。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2022年全国汽车经销商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汽车经销商对车企的满意度得分为74.4分,创近10年来的新低。

“现在的汽车行业说夕阳也是夕阳,说朝阳也是朝阳。”杨麟告诉雪豹财经社。竞争已进入白热化,新老势力们的“王者争霸赛”,短期内恐怕还很难分出胜负。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