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大规模裁员”的王健林,会是下一个许家印吗?

几年前,王健林曾在一次公开发言中说道,再过几年,万达的租金收入将达到1000亿元。他在现场还颇为骄傲地吟诵:“任凭风浪起,稳坐钓渔船。”

去年开始,万达集团不断跑马圈地,大举抄底,在地产震荡期,摆出一副白衣骑士、成功上岸的姿态。然而近期传出消息,万达集团正在与银行进行延期偿债的谈判,珠海万达商管曲折的上市之路所带来的现金流压力也再次受到外界关注。

有接近万达集团的人士称,6月前集团将开启大规模裁员,以降低人员成本。万达系也同时通过质押融资、减持套现等方式四处“扑钱”。曾经意气风发的万达和王健林,会重蹈恒大和许家印的覆辙吗?

万达商管短期债务激增

根据最新市场消息,万达集团正在与国内主要银行商讨境内贷款的无还本续贷方案,核心诉求在于希望修订原有的债务偿还条件,延长境内借款的本金偿付时间。

一位银行人士解释称,如果企业想申请延付银行贷款本金,一般有两种方案。一种为无还本续贷,即借新还旧,“银行内部再走一次申请审批流程,银行先出一笔钱垫付之前的借款”,另一种就是借款展期,即延长借款时限,期间继续按时偿还对应的利息。

万达集团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公司的流动性压力已经非常严峻。在日前举行的内部会议上,王健林也坦承万达遇到了阶段性的困难。

那么万达集团到底到了多艰难的地步,才会出此下策?根据大连万达商管集团(以下简称“大连万达商管”)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一季度,大连万达商管的短期借款为68.04亿元,同比增长1450%,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730.37亿元,同比增长338%,合计负债近800亿元,而公司持有的货币资金为304.67元,根本无法覆盖短期债务,现金短债比仅约0.38。

大连万达商管主要负责万达集团在商业管理领域的布局,万达集团另一主营业务则主要放在上市平台万达电影。财报资料显示,截至2023年一季度,万达电影的短期借款为31.3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8.96亿元,公司持有货币资金36.54亿元,同样不足全额支付短期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地产集团此前已被列为“老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万达地产集团在4月20日被上海二中院强制执行,涉及金额超10亿元,公司因未履行义务进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王健林重蹈许家印覆辙?

大连万达商管的短期负债之所以会激增,是因为公司将珠海万达商管集团(以下简称“珠海万达商管”)的股权回购款列入到该项进行统计。这也是目前万达集团头上最大的一把悬顶之剑。

2021年3月,万达集团将大连万达商管里的物管和商管业务分拆成立了珠海万达商管,借由为第三方项目提供品牌、设计、建设和运营服务并从中分成。

资料显示,2022年,珠海万达商管商业运营收入为271.2亿元,主营业务利润129.84亿元,总资产228.86亿元,净资产72.33亿元。以此估算,珠海万达商管资产占大连万达商管的3.84%,却贡献了近55%的营收。

珠海万达商管的轻资产模式被王健林寄予厚望,其很快就启动了赴港上市的进程,于2021年10月首次递交招股书。在此之前,王健林还发动朋友圈引入了22位明星投资者,包括碧桂园、腾讯、蚂蚁、中信资本等,投资额380亿元。

当时,大连万达商管还与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主要涉及两条内容:一是业绩承诺,珠海万达商管2021年至2023年实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1.9亿元、74.3亿元及94.6亿元,二是保证上市时间,珠海万达商管需要在2023年前完成上市。

然而让王健林始料不及的是,珠海万达商管的上市之路颇为坎坷,首次递表以失效告终。2022年4月和10月,公司拿到证监会的“小路条”后两度递表,但始终没能等到“大路条”,最近一次递表也于今年4月失效,也就是说,珠海万达商管连续三次IPO申请均无疾而终。

对于珠海万达商管递表多次遇阻的原因,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分析认为,作为与商业地产密切相关的业务模式,经营稳定和预期对政策和市场具有高敏感性,因此对于潜在投资者来说有不确定的风险。

一旦珠海万达商管无法在今年底前成功上市,其或会陷入与恒大地产回A对赌失败的相似局面。从王健林个人角度来看,他或也会和许家印一般面临投资者的诉讼而走上被执行人的位置。

2020年,因为借壳深深房回A失败,恒大地产1257亿元战略投资者签订补充协议转为普通股,43亿元权益战略投资者的本金则由中国恒大现金支付后回购。

但是2016年至2017年期间,恒大地产获得的战略投资总额高达1300亿元。近日,有不愿转股同时未获得回购款的投资者还是将恒大告上了法庭。5月12日中国恒大公告称,中国恒大、其附属公司广州凯隆以及中国恒大控股股东、执行董事许家印成为被执行人。

开启裁员 万达系“扑钱”自救

在第三次递表失效后,万达方面曾回应媒体称,目前上市申请材料失效并不影响公司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进程,公司会尽快按香港联交所要求更新提交申报材料,目前上市进展正有序推进。王健林则在日前的内部会议上表态称,万达不会躺平更不会破产。

不过沈萌则指出,虽然今年3月境外上市新规正式落地实施,但对于企业投资风险的管理并没有放松,在备案制下,即使珠海万达商管再次提交申请,如果相应的投资风险没有得到有效的机制化解或管控,仍然会面临巨大压力。

留给万达集团的时间不多了。高压之下,公司开始从多方面展开行动,挽救颓势。在公司内部,降本增效成为关键词。有接近万达集团的人士称,6月前集团将开启大规模裁员,保守估计比例约30%,高管可能会降职降薪,此外高管空缺的岗位不再补员,公司原则上只出不进。

在外部,万达系开始四处“扑钱”,以缓解流动性危机。一方面,今年1月,王健林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手里持有的万达酒店65.04%的股份,悉数质押给了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及其旗下公司,以换取淡马锡旗下公司提供的贷款融资。若按万达酒店当时的股价估算,这部分被质押股份总估值约为8.6亿港元。

万达系还重启了已经暂停多时的海外融资,大连万达商业是首家在2023年恢复离岸资本市场融资的内资民营企业。今年1月和2月,大连万达商管分别发行了一笔4亿2年期和一笔3亿3年期的美元债券,票息率均高达11%,资金用途为现有债务再融资。3月,大连万达商管拟申请发行60亿元小公募债,不过却遭到了证监会的问询。

除了质押融资、发债外,万达系还通过在二级市场减持套现。今年3月,万达电影控股股东万达投资一致行动人万达文化集团率先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2%的股份,套现约5.83亿元。一个月后,万达投资又宣布拟减持3%的股份,按当日股价估算预计可套现约9.53亿元。

此外,有市场消息称,王健林已经多次奔赴东北,华中等多地的城市,与当地政府接洽给予支持,但是效果并不乐观。

王健林曾说,做首富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做世界一流的跨国企业。只是目前来看,万达集团离这个目标还有一段漫长且曲折的路要走。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