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5天1亿用户,但Threads取代不了Twitter

冷启动是绝大多数创业公司会头疼的问题:一个新面世的 App 如何获得它的第一批用户,再借此辐射更大的用户群体?通常这是一个快速迭代、反复验证,同时又旷日持久的过程。

Meta 的 Threads 不存在这个问题。

背靠 Instagram,加之 Twitter 用户日益高涨的出走情绪,这个 App 在上线 5 天就已经拥有了 1 亿用户。

达成这个数字,Meta 自己的 Instagram 用了两年半,病毒式流行的 TikTok 用了 9 个月,即使是 ChatGPT 也花了两个月。

看起来,Threads 已经成功,距离取代 Twitter 仅有一步之遥。但是,情况真的如此吗?

在马克·扎克伯格沉浸在胜利情绪中不断发出的「推文」,哦,对不起,「Threads」的背后,依然隐藏着这个当红 App 的真正的挑战和危机。

01

Threads(还)

不是 Twitter

5 天拿下 1 亿用户,这个时间是如此之短,以致于有人惊呼,这是人类互联网历史上最壮观的一次「人口迁移」。但仔细想一下,「人口迁移」这个说法并不太准确,它意味着某人离开了 A 地,长期生活在 B 地。
但是 Threads 的新用户,就真的永远离开 Twitter 了吗?或者,换句话说,Threads 真的能取代 Twitter 吗?

质疑 1:放弃新闻

至少在马斯克执掌之前,Twitter 是最重要的新闻和突发事件的阵地。

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是记者、机构、学者和公众分享即时关键信息的场所。

Facebook 与 Twitter 新闻用户对比|Pew Research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 2015 年的数据,尽管 Facebook 和 Twitter 都有 63% 的用户会在平台上关注新闻,但当突发事件发生时,有 59% 的 Twitter 用户会追踪新闻事件,而这个数字在 Facebook 上仅有 31%,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基于 Twitter 更开放的关注关系,政治事件、国际新闻、商业和运动信息在 Twitter 上都有着更高的关注度。

在「硬新闻」这块阵地上,Threads选择直接放弃。

Instagram 的 CEO Adam Mosseri 在与美国科技媒体 The Verge 的谈话中表示,Threads「不会做任何鼓励政治和硬新闻」的事情。他说,对于那些「对一个不那么愤怒的交谈场所感兴趣」的用户来说,Threads 将是一个品牌安全的地方,而不是专注于取代 Twitter。

而对于 Twitter,这位 CEO 并没有低估对手:「Twitter 有着悠久的历史; 它拥有一个极其强大和充满活力的社区,网络效应非常强烈。」

质疑 2:商城 VS 城市广场

对于新闻的取舍,揭示了 Threads 和 Twitter 本质上的不同——与其说 Threads 是个套着 Instagram 皮肤的 Twitter,不如说它就是一个文字版的「Instagram」。

得益于直接从 Instagram 导入的庞大用户关系,Threads 迅速达成了上亿用户数的成就。这也意味着,你所讨厌的一切都从 Instagram 上迁移过来了——发广告的品牌商、自我推销者、贩卖虚假美好生活的网红……

尽管目前 Threads 承诺不会投放广告,但显然 Threads 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迎合广告商的措施,包括 Meta 承诺「Threads 是一个更理智、更友善的地方」。某种程度上,Threads 就是嗅着 Twitter 的血腥味诞生的。自马斯克入主 Twitter 以来,激增的仇恨言论和平台高度的不确定性已经吓跑了一大批广告商。

扎克伯格在自己的 Threads 上写道:「我们的目标是在它扩张时保持友好。我认为这是可能的,而且最终将成为其成功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 Twitter 从未取得我认为应有的成功,而我们希望以不同的方式取得成功。」

马斯克对此的回应是:「在 Twitter 上被陌生人攻击,比沉溺于掩饰痛苦的 Instagram 的虚假快乐要好得多。」

从某种意义上说,扎克伯格的 Threads 帖子和马斯克的推文,堪称是两个相似 App 最大差别的体现——Threads 更像个美国大型购物广场,Twitter 更像充斥各种声音的城市广场。

质疑 3:成人内容

除了不碰政治,建立「美好生活」的也意味着禁止裸体或任何它认为具有性暗示性的内容。

作为营销策略来说,成人内容有些上不了台面,但谁说这不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呢?老牌社交媒体 Tumblr 2018 年的禁止色情内容政策就几乎杀死了这个平台,最后不得不在 2022 年宣布重新开放成人内容。

用户不会明说「我得留在 Twitter 了,因为我要看屁股」,但是会用脚投票。

质疑 4:迁移成本 & 产品蝗虫

Threads 相比于 Twitter 的一个优势在于,你在 Instagram 上建立的社交关系更多是基于真实世界,这意味着基本上任何人使用这项服务的门槛都很低。与此同时,Threads Feed 流中的相当一部分则来自算法推荐。这意味着,即使你不知道关注谁,你也对自己的兴趣一无所知,系统会帮你找到你感兴趣的内容。

相比之下,尽管 Twitter 也有算法推荐,但最核心的还是基于你的兴趣关注你不认识的人。它在一开始门槛会有些高,因为这是一个主动关注行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知道,自己对什么感兴趣。但是一旦用户建立了这种兴趣关注网络,迁移的成本就很高:

你感兴趣的人未必会出现在 Threads 上

重建关注列表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2023 年的 Twitter 用户或许会想要一个功能类似的平台,但绝对不希望失去 Twitter 上已经成型的社交关系。

与此同时,在这波 Threads 的迁移潮中,一个古早词汇又被人重新提及——「产品蝗虫」。它指的是那些并不是因为自身需求来使用产品的人,而是带着好奇的观光者、寻找项目的投资人或来做竞品调研的产品经理。往往在新鲜劲过后,这帮人就会像蝗虫一样大规模离开。

社交网络上很大一部分 Threads 的热度都来自于「蝗虫们」。但是等蝗虫过境之后,又会有多少真实用户留存下来呢?2021 年爆火的 Clubhouse 曾经也被视为新的社交网络形态,但现在已经鲜少被人提及。

02

又一次成功的 Copy?

已经有打算离开 Threads 的人开始抱怨了。

因为与 Instagram 账号强绑定的关系,但凡用户删除 Threads 账号,就会连带 Instagtam 账号一起删除。折衷的方案是停用 Threads 账号,但这只是将你的信息都隐藏起来。一名试图删除 Threads 账户的用户抱怨说:「Threads 知道人们会很快对其生厌,所以将它变成一个陷阱。」

在场外,Threads 还面临着法律风险。Threads 推出后几小时,Twitter 律师 Alex Spiro 就给扎克伯格写了一封信,指责 Meta 雇佣了数十名前 Twitter 员工,盗取了 Twitter 的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Meta 的公关总监 Andy Stone 则否认了 Twitter 的指控:「Threads 工程团队中没有一个人是 Twitter 的前雇员,完全没有这回事。」

即使 Threads 的发布时机恰到好处,但是推出一个功能几乎完全一样的产品,试图去取代另一个产品,只能反映出 Meta 创造力的匮乏。

也许扎克伯克所有的创造力都在「给校园美女打分」的时候消耗殆尽,过去 10 年,这家社交网络巨头最成功的决策几乎都来自于收购(WhatsApp、Instagram)和对竞争对手的模仿(Snapchat、TikTok)。

前亚马逊战略部门的首席分析师 Eugene Wei 曾经在《地位即服务》中总结了两条社交网络迭代的底层规律:

1、人是寻求地位的猴子。

2、人会寻求最有效的途径来获取社交资本。

第一条指的是,在社交网络中,所有用户都会天然希望获得影响力。为了调动用户的这种心理,社交网络就必须设计出独特的「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筛选出「高价值用户」。这帮人依靠自己的观点、图片或者视频获取了关注,也就成为了所谓的大 V。

对于旧的社交网络来说,旧的社交资本过于牢固会导致新人难以获得高资本回报率,社区就会慢慢丧失流动。这时候人们就会倾向于流向新的社交平台,因为新平台会发行新的社交货币,新人有了更多出头机会。这就是「人会寻求最有效的途径来获取社交资本。」

而对于地位驱动的社交网络而言,「照抄现有的工作量证明机制是最糟的策略」,Wei 写道。因为如果工作量证明是相同的,那么你并没有真正创建一个新的地位阶梯游戏。
用户不会无缘无故迁移到一个「山寨 App」中,除非迁移收益足以弥补迁移成本。

换句话说,只要 Twitter 还没糟糕到不可忍受,用户就还会继续呆在老地方。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