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暂停元宇宙、进军AI、复刻推特,Meta亏损两年终盈利

近日,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巨头Meta发布了2023年Q2季度财报。在连续两年的亏损后,Meta终于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财报显示,Meta在2023年Q2季度中,总营收为320亿美元,同比增长11%,超过市场预期的310.6亿美元;Q2季度每股收益为2.98美元,同比增长21%,创2021年四季度以来新高,预期为2.91美元;净利润为77.88亿美元,市场预期为75.0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66.87亿美元,同比增长16%。

这也是Meta自2021年四季度以来,营收增长幅度首次达到两位数。

在全面暂停元宇宙之后,扎克伯格终于承认了失败,将业务中心向社交领域和AI领域倾斜,让Meta迎来了涅槃重生。

连续三年亏损的元宇宙

元宇宙计划给Meta带来了上百亿的亏损,并且这个数字依然还在扩大。

据财报显示,元宇宙所在的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部门,在2023年Q2季度亏损达到37.3亿美元,高于预期的36.8亿美元,也高于去年同期的28亿美元;在Q1季度亏损额达39.92亿美元。

甚至,Meta的元宇宙部门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百亿美元以上,2022年共计亏损137.17亿美元,2021年亏损101.93亿美元。

也就是说,从扎克伯格“All in元宇宙”开始,Facebook改名Meta之后,已经在元宇宙项目里亏损了约316亿美元,股价直接性损失了约三分之二。

扎克伯格在2022年财报电话会议里,无奈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承诺2023年将是“高效之年”,要严格控制成本,要削减中层管理人员和一些表现不佳的项目。而他确实履行了自己的承诺,率先开始对元宇宙项目动手。

Meta先是叫停了VR设备的生产,不会再为Quest Pro订购新的零部件,负责组装的歌尔则只会在当前零部件数量允许的情况下生产Quest Pro。

并且Meta开始转型做元宇宙游戏,成立Ouro Interactive的内部工作室,建立“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项目,推出VR虚拟游戏,试图借住元宇宙挣点“快钱”。

及时止损后,扎克伯格把目光看向了如今最火热的项目,生成式AI。

Llama2

在今年3月初,Meta正式发布了大型语言模型Llama,因体积小、性能强等优点,在AI社区得到了广泛的好评,被认为是推动AI研究和开发的重要工具。

但这并不是扎克伯格蓄积待发的“大招”。

今年7月19日凌晨,Meta发布了大型语言模型Llama 2,相比Llama 1,新版Llama 2训练数据量增加了40%,并且开放对应的聊天机器人条有版本Llama 2-Chat。

并且,Meta宣布Llama 2模型是开源且免费商用的大语言模型,一举打破AI现有规格,成为第一款免费、开源、可商用的生成式AI大模型。

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将Llama 2模型称之为大模型的次世代的产品。

不同于ChatGPT、GPT-4等闭源模型,Llama 2开放性吸引了非常多的用户,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在Meta网站上填写表格来请求下载Llama 2。根据官方消息,自发布以来,Llama 2一周内就有超过15万次的下载请求。

一炮而红的Llama 2,成了最火爆的开源ChatGPT替代。一直身处主导地位的OpenAI,被“免费”大旗打得节节败退。

社交依然是基本盘

虽然在生成式AI领域,Meta已经打出了自己的名头,但它的基本盘依然是社交领域。

在6月上旬,Meta举行的员工会议中,展示一款名为“Threads”的社交App,页面布局和操作方式非常相似推特。Threads计划将于7月初发布,并邀请了多位名人和网红来测试应用,包括“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

Threads瞬间激怒了推特的老板马斯克,马斯克直接在推特上一通斥责贬低扎克伯格,并扬言要在八角笼中“约架”扎克伯格。而扎克伯格直接亲身下场,答应了马斯克的约战。

不管是科技圈大佬,还是媒体界都对这场3400亿美元的对决大炒特炒。虽然这场“约架”最后不了了之,但扎克伯格成功借助了这次营销带来的流量,为Threads造势,吸引了大量用户关注Threads的上线。

而Threads上线以后,立马创下社交App的多项纪录:4个小时,注册用户500万;7小时,1000万;24小时内,3000万;48小时内,7000万……到了正式上线第五天,Threads的注册用户超过了1亿人。

而推特注册用户超过了1亿人,则用了5年零两个月。

除了用户数量不断狂飙之外,更为难得的是Threads用户的活跃度很高,据The Verge统计,过去几天Threads上的帖子数量已经达到9500多万条,点赞数1.9亿次。

Threads

同时,很多品牌方也开始“落户”Threads,其中不乏Netflix、耐克、阿迪达斯、巴黎欧莱雅等全球顶级品牌。就连推特的最大广告主迪士尼,也在Threads开通了账户。

广告商齐齐进驻Threads,也就意味着推特收入最大来源广告费,受到了削减。这让马斯克暴跳如雷,甚至直接向扎克伯格发出了一封停止函,威胁要起诉Meta“系统性、故意和非法地盗用”推特的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以及窃取推特的数据。

虽然表面上Threads的爆火,是种种因素相加的偶然性现象。但背后却是扎克伯格“图谋”多年,日思夜想对Twitter市场的野心。

早在2008年试探性报价5亿开始,就一直尝试收购推特。后来收购不成,扎克伯格就利用自己“善于借鉴”的手段,连续推出以文字为主的社交平台,抢占推特市场。

先是在Instagram上架“Notes”新功能,让用户可以通过该功能发布60个字符的短推文;然后又计划推出“Project 92”App来与推特进行竞争,该App会通过Instagram账号来登录。

可以说在此之前,扎克伯格已经尝试过无数次对推特的模仿,最终凭借Threads得偿夙愿,实现了对推特市场的占领。

元宇宙依然在吸血

Meta凭借Llama 2和Threads两款应用,重新赢回了用户,并且通过大裁员逐步增加盈利。

据财报显示,截止2023年Q2季度,Meta的总员工人数同比下降14%,为71469人。员工构成向成本更高的技术岗位转变,并计划在工资支出上投入更多。

但元宇宙部门依然还在吸血Meta,虽然Meta对外宣称已经放缓元宇宙的研发,但在2023年,Meta依然为元宇宙付出了37.3亿美元和39.92亿美元的账单。

Meta元宇宙业务的核心Horizon Worlds,用户数量不断下跌,在2022年底甚至用户数量还不足20万,处于绝对落后位置。

花了最多的钱,却挨了最毒的打,用来形容Meta元宇宙业务再合适不过。

老实发育半年后,Meta好了伤疤忘了疼,不但今年“效率之年”的预期还未实现,又开始进行激进支出。

据MetaQ2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计划在2024年进一步大举投资于虚拟世界和人工智能,并列出三项计划大幅度增加2024年支出。包括对折旧费用的支出增加、高技术职位人员支出、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部门的支出。

累计亏损316亿美元的元宇宙项目,依然没有阻拦扎克伯格加大对Reality Labs部门的扶持。这让不少国外分析师看衰Meta的后续发展情况。

在连续亏损两年后,扎克伯格和Meta都学会了节流和效率,并借住生成式AI大模型和类推特社交领域的爆发,迎来了营收增长幅度首次达到两位数。

始终放不下“All in元宇宙”的扎克伯格,是否会重新跌落元宇宙陷阱,依然是个不可控的因素。

另一方面,Meta如果真能实现元宇宙、生成式AI、社交三个领域一起爆发,那么有望重拾昔日辉煌,再次追赶苹果、谷歌、微软的脚步。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