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中东土豪”5亿美元驰援许家印,能否为恒大汽车续命?

在造车路上,许家印和贾跃亭有某种奇妙的交集。

2017年11月,许家印成了身处困境的贾跃亭的“白衣骑士”,向Faraday Future投资8亿美元。半年后,双方产生分歧,最终达成和解,恒大健康以此前8亿美元换得FF公司32%股权。

2023年,身处困境的许家印迎来了自己的“白衣骑士”。8月14日,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纽顿集团向恒大汽车投资5亿美元,占其股权27.5%。

纽顿集团的前身为中国天津的造车企业艾康尼克,这家公司与FF也有交集。2019年4月,原拜腾联合创始人毕福康担任艾康尼克CEO。5个月后,毕福康接替贾跃亭担任FF全球CEO。

有趣的是,FF,拜腾,恒大,艾康尼克,都曾受到过“PPT造车”的质疑,也都还没能以量产热销车型为自己正名。一定是特别的缘分,让他们在同一个小圈子里你来我往,“守望相助”。

这一次,纽顿驰援恒大汽车,它们联手能造出市场认可的汽车来吗?

交易细节信息量巨大

2023年8月14日晚,恒大汽车发布公告称, 作为中国恒大集团债务重组的一部分,以及为降低恒大汽车的债务水平,将总额208亿多港元的相关贷款按每股3.84港元的转换价转换为新股份。同时,公司获得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纽顿集团(NWTN集团)约5亿美元战略投资,另有6亿人民币过度资金将自公告后5个工作日开始陆续到账。所有战投资金全部用于恒大汽车天津工厂,确保恒驰5的正常生产和恒驰6、7的陆续量产。

1、交易对价:纽顿认购价在恒大汽车当日收市价上折让了62.96%

公告显示,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最新发起一次定增,目的是用新股去抵消中国恒大集团在内的各相关债权人过去向恒大汽车提供的股东贷款。

具体而言,恒大汽车向中国恒大集团、许家印旗下鑫鑫 (BVI)有限公司、许家印本人、许家印妻子丁玉梅及丁玉梅旗下好邦有限公司分别发行约41.78亿股、5.21亿股、1.69亿股、4.17亿股及1.56亿股认购股份,合共约54.41亿股恒大新能源汽车股份。认购价为每股3.84港元,总认购金额为约208.95亿港元,认购价较恒大汽车于2023年8月14日的收市价1.7港元溢价约1.26倍。

在此基础上,新的战投方纽顿集团(NWTN)参与此次新股认购。恒大汽车给予纽顿集团极优惠的每股0.6297港元的认购价,认购价较恒大汽车于2023年8月14日的收市价1.7港元折让了62.96%。

2、持股比例:纽顿5亿美元买下恒大汽车的第一大股东

根据恒大汽车披露,在实施完恒大集团、许家印和丁玉梅等对恒大汽车的债转股,以及恒大债务重组方案中面向债权人发行的强制可转换债务全部转换为股权之后,恒大汽车的最新持股结构是:

纽顿集团,持股27.50%;

恒大集团,持股21.75%;

恒大集团的债权人,持股28.18%;

其他公众股东,持股19.98%。

考虑到恒大集团的债权人都是分散的,构不成一致行动人。也就是说,纽顿集团花费38.9亿港元(相当于约5亿美元),将成为恒大集团的单一最大股东。

此外,假如纽顿集团入股成功,5个董事席位,纽顿集团可以提名3个,并指定其中一名担任董事会主席。

纽顿集团是谁?

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电动汽车企业纽顿集团创始人是中国人吴楠。截至2022年末,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2.119亿美元。

纽顿的前身,其实是天津的一家企业——ICONIQ(艾康尼克)。据此前公开报道,艾康尼克是2014年在中国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2016年开始进入公众视野,2019年7月以近8.7亿元收购天津美亚,获得国内汽车生产资质,在2019年获得造车资格之后就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直到2022年4月,纳斯达克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East Ston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宣布与纽顿签订正式的业务合并协议,合并前估值为25亿美元。

当年7月底,纽顿就已经与金华地方国资和阿联酋王储办公室等机构投资者,达成PIPE投资认购协议,投资额共计6亿美元。

当年10月24日,纽顿和East Stone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最终合并代理声明,并完成与NWTN的业务合并,进而实现曲线上市。但上市首日,公司的股价便出现大跌,跌幅高达63%。目前,这家公司的总市值不到30亿美元。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虽然号称是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移动和绿色能源公司,但其创始人及大部分高管却是来自中国,纽顿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CEO为吴楠,纽顿集团CTO为于世璿。截至2023年5月23日,吴楠持有纽顿汽车77%的投票权。

除了融资和上市,纽顿还启动了金华项目:计划在浙江金华投资建造一个新能源汽车项目,总投资100亿元,设计年产智能乘用车10万台,计划于2024年实现投产。

纽顿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以租赁形式建立了一个电动车装配厂——KEZAD装配厂。截至2022年12月,这个KEZAD装配厂一共交付了20辆增程电动汽车(“R-EEV”)。

此外,纽顿计划和W Motors共同开发名为Supersport的高端超跑,以及打造一款更加实惠的紧凑型SUV——ADA。由于现在还是计划阶段,都暂未落实。

因此,纽顿近3年财报显示,纽顿在2020年、2021年、2022年的营收均为零,同期净利润亏损分别为1265万美元、1306万美元和4125万美元。

截至2022年12月31日,纽顿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2.119亿美元,其中受限制现金为14.6万美元。截至2022年末,纽顿的总负债为7197万美元。

从纽顿2022年的财报数据来看,纽顿本身所持有的资金并不足以支撑其拿出5亿美元投资恒大汽车。此次战投资金从何而来,市场尚有疑问。

无论是纽顿前身艾康尼克还是FF,都曾遭受“PPT”造车的质疑,这两家公司还有人事上的交集。

2019年,艾康尼克获得国内汽车生产资质的同时,聘请了拜腾联合创始人毕福康出任CEO,但仅仅4个月后毕福康就闪电离职,加入了贾跃亭的FF公司。

作为FF的创始人,贾跃亭一直在为公司筹集资金,并不是通过传统的银行贷款等方式来筹集资金,而是通过发行股权、债务转股份等形式来获取资金。此前,在贾跃亭个人申请破产之后,由毕福康博士担任CEO的FF汽车继续融资“造车”,利用借壳上市的手法,成功再融资10亿美元。

资不抵债的恒大汽车

根据此前恒大汽车发布的2021年及2022年业绩公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产生亏损276.64亿元(2021年:亏损563.44亿元),两年合计亏损840.08亿元。于2022年12月31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2亿元。

债务方面,恒大汽车2022年报表负债总额为1838.72亿元,剔除其中的预收账款33.14亿元后的负债规模为1805.58亿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集团涉及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累计约116.26亿元,集团逾期商票累计约185.12亿元,而恒大汽车总资产为1152.2亿元,已是资不抵债。

公告称,上述事项表明,恒大汽车在可预见的未来将需要获得大量资金,以根据各种合约和其他安排为该等财务责任和资本开支提供资金。

目前,恒大汽车业务仍然陷于焦灼,天津工厂虽然于5月23日全面复产,恒驰5新车得以继续生产。但恒驰5的销量依然未有起色,最新公布的累计交付数量仅超过1000辆。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