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XR是大厂的“单相思”吗?

伴随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Pico又裁员了。

从去年Pico 4上市后销量不及预期,就频频有Pico裁员的消息传出。11月7日,字节跳动旗下虚拟现实品牌Pico宣布将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之后,虽然Pico辟谣“业务关停”“裁员80%”等消息,但同时表示XR(扩展现实)行业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Pico在产品体验、用户习惯、生态建设等方面面临诸多挑战,将缩减短期投入和相关团队规模,涉及约23%员工。

不止Pico,受宏观经济影响,XR行业自去年来增长放缓。IDC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连续第四季度下降,出货量同比下降44.2%。在此背景下,不少曾热衷XR业务的大厂,都经历了业务重组与裁员阵痛。

作为国内XR行业的“明星品牌”,Pico的大步后撤,是否说明大厂+XR这条路走不通了?

XR收缩,Pico裁员

今年6月,苹果Vision Pro的发布,似乎曾给国产XR续上一口气,但这口气并没能提多久。

7月,曾有网友在脉脉上看到Pico发布了很多招聘岗位,并在讨论区发问:“Pico又有前进方向了,还值得去吗?”一位网友在下方回复道:“不会招一批人进去干一年,再全部裁掉吧。”

4个月后,对一些Pico员工来说,网友一语成谶。

近日,有消息称Pico裁员上千人,裁员比例高达80%,相关业务面临关停。随后Pico公开发布声明辟谣。好消息是,没裁80%,坏消息是,确实裁员了,裁了23%,并称公司确实有调整组织架构,短期投入和相关团队会缩减,涉及员工300余人。

图源:Pico声明

消息一出,脉脉出现了一大波“知无不言”体,有的人说Pico被字节收购后公司内出现了很多派系,互相理念不合;有的说遣散费给的挺多;有的表示高层没耐心,也不懂游戏...

抛开各种传言,不得不承认的,是XR行业收缩下Pico的萧条。

几年前的Pico,曾经一时风光无两。从2015年成立到2021年的6年时间里,Pico完成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中金资本、基石资本等知名机构。

2021年,Facebook正式更名Meta,元宇宙概念也开始在国内爆火。同年,字节跳动收购了Pico。据媒体报道,当时和字节争取收购Pico的还有腾讯,但是腾讯似乎不愿意为Pico的过高估值买单,最终字节以90亿元拿下了Pico。

字节似乎是要对标Meta,把Pico打造成国产版Oculus。2022年第三季度,Pico全球市场份额接近15%,虽然和75%占比的Meta相比仍非常悬殊,但依然排名全球第二。

而在国内头显市场,Pico的占比已经达到57.8%。去年第三季度,Pico推出最新型号Pico 4,发布会还邀请到了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表示未来会推出《三体》互动内容。

不过,虽然Pico 4高调面世,销量却出现“滑铁卢”。从2022年9月27日产品上市到10月14日,Pico 4在天猫、京东、抖音等电商渠道的总销量仅有4.6万台。有媒体报道称,其2022年全年销量为70万以上。要知道,字节当时给Pico定的销量是一年100万台,这说明Pico 4的表现远不及预期。

到了今年初,Pico将年度销售目标下调为50万台,相较于上一年100万台的目标直接砍掉一半。之后,Pico多次传出裁员消息。

卖一台Pico,要亏3000元

裁员的是Pico,被批的是字节。关于字节“没有耐心”的声音此起彼伏,但之前,字节也是真金白银扶持过Pico的。

为了给Pico新品助阵,字节不止请来了刘慈欣,还曾经邀请科技圈知名网红何同学,以及明星关晓彤为Pico 4宣传。然而,还是效果甚微,即使两位有很大的粉丝影响力,似乎也没有改变Pico 4销量不达预期的局面。

此外,2021年为了更快地打开市场,Pico即使作为高端电子产品也不得不加入价格战,曾经一度价格低到2000元之下。价格战的效果是明显的,2021-2022年,Meta和字节两个大厂,背后的VR产品的市占率分别从78%和4.5%增长到了85%和7%。这也要归功于大厂财大气粗的补贴,但是其他的小公司就没这么好运,余下VR厂商的市场份额就从17.5%压缩至8%。

不止在市场宣传方面,在研发、人才等层面,字节也一直在给Pico烧钱。据报道,字节在PICO上投入的资金已经超过200亿元,相当于每卖出一台Pico,亏损1000-3000元左右。

然而,烧了200亿的字节得到了什么呢?

黑猫投诉上,关于Pico的相关词条有318条,主要投诉原因有三个:一是硬件质量,关于头带、卡扣设计的缺陷问题引起的佩戴不适等;二是软件质量,比如购买的游戏体验实在太差、游戏卡无法使用等情况;三是服务问题,产品出现问题后,售后多次拒绝退货。

另一方面,Pico 4的下游代理商为了出货,已经将全新的Pico 4以低于海外版近700元的价格挂在闲鱼、拼多多等平台。短期来看,降价潮确实刺激了一部分销量的提升,但长期来看,各个平台不稳定的售价只会让消费者感受到“背刺”,以及加速整个业务的亏损情况。

所以,Pico裁员可能是字节“耗不起”了。事实上,砍掉XR业务的大厂不止字节,还有当年和字节争夺Pico的腾讯。

今年2月,腾讯被爆关停XR业务,团队全线解散。7月,外媒报道称Meta希望进一步推动中国业务,尤其是围绕Quest头显,并且与腾讯洽谈代理业务。今年8月,受到苹果Vision Pro发布会影响,腾讯重组XR团队,并进一步计划Quest的代理业务。9月初,腾讯发出内部邮件称,IEG互动娱乐事业群XR业务线下成立XR设备与内容业务部,负责腾讯自有品牌的XR设备研发、销售、市场推广及其围绕的内容生态建设。该部门第一负责人为钱赓,向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汇报,他同时兼任IEG Global Head of Jupiter Publishing,向IEG Global CEO 刘铭汇报。不过,一直到今天,腾讯旗下的XR产品还是迟迟没有新消息。

从2016年进军VR,到今年的裁员、重组、尝试转战幕后做代理,腾讯似乎也对VR业务逐渐失去了“耐心”。

国产XR:故事很好,但现在只能“落灰”

显然,就连财大气粗的大厂也纷纷不想“玩”XR了。

从全球销量趋势来看,IDC数据显示,2021年VR/AR头显设备全球出货量超过1100万台,而2022年VR/AR头显设备全球出货量已降至970万台,跌幅近12%。而今年第一、二季度,VR/AR头显的全球出货量更大幅放缓,同比分别下降54.4%和44.2%。

XR设备被视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关键入口,成为众多大厂押注的对象,但实际销量却为何越来越惨淡?

AR从业者候华向价值星球分析了几点原因:“硬件、软件和应用层,目前XR设备都有较大局限。”

候华解释道,在硬件方面,XR头显主要的痛点有几个——重量、续航以及舒适度。

目前,市面上的头部产品,即使是新推出的苹果Vision Pro在这些方面都没有太大突破。“现在市面上很多头显的续航在2-3小时,这基本就是一部电影的长度,无插电续航就直接限制了头显佩戴时间,也就让佩戴场景有局限性。”

另一方面,从佩戴舒适度来说,目前头显产品也不适合过久佩戴。同时拥有Quest和Pico的小敏就告诉价值星球:“我戴头显不论是打游戏还是看电影,基本也就能戴个40分钟-1小时,时间太久就会头晕不舒服。”

而软件方面,虽然大厂们“各显神通”,例如苹果联合迪士尼推出VR内容,字节打通Pico和抖音平台来吸引用户,但目前似乎仍缺少爆款内容。

“我能用头显做的事情,几乎也都可以用其他的硬件设备完成,而头显中真正需要基于虚拟现实来呈现的优质内容实在不多。”作为曾经的XR忠实用户,小敏调侃现在自己的头显设备已经放在家里“落灰”了。“初期的好奇心已经得到满足,还持续要用另一个设备做同样的事情就会觉得疲惫。”

小敏的心声似乎也是很多消费者从尝鲜时的充满好奇,到觉得XR“不过如此”“并不是生活必备”的原因。

软硬件的局限自然导致了XR头显使用场景的局限性,从而形成了用户失去新鲜感、厂家迟迟不盈利、背后大厂不想继续烧钱的恶性循环。

“目前来看,XR还是一个长远的故事,但这不代表XR在未来没有值得探索的空间。”候华补充道。比起现在XR最火的游戏、文娱场景,候华认为,办公软件开发可能是XR的未来趋势。“我认为好的XR头显最终替代的其实是PC。”他说。

候华进一步举例说,例如通过XR头显,线上会议的场景可以做得更真实,也会增加员工之间的沟通效率。“如果头显能够实现虚拟键盘上的文件编辑、发送,加上现在已经实现的视频通讯,那么在出差的时候代替PC就没什么问题。”

因而,大厂收缩XR业务的态度不能简单粗暴地归结为“没有耐心”,业务的营利性和商业化看的是时机,如果发现入局过早投入太大,那么及时止损等待时机就是最好的选择。

国产XR的撤退是一时的,以后的故事,还有很长。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