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资讯 观点

日赚250亿?“李佳琦”伤害了谁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佳琦偶买噶。

双十一大战刚圆满结束,“李佳琦双十一收入超250亿”,便迅速登上热搜。

250亿平淡的好像250块,只是冰冷没有感情的计量单位。

美ONE方面回应称:“数据纯属捏造,严重不实,双11收货及数据统计远未结束,且李佳琦直播间从未公布过GMV数据,所谓的250亿元收入纯属无稽之谈。”

但网友们仍然直呼离谱,认为具体情况恐怕大差不差。

与之相对的,受大环境影响,今年的双十一显得异常冷清,不再是炫耀消费的盛宴。

日渐干瘪的钱包和艰难的生活,成了大多数底层老百姓的难言之隐。

淘宝、京东很识趣,双双默契地没有公布成交金额……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01

妖风把人们吹成傻逼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史记·货殖列传》

早在两千多年前,太史公就写出了人性的本质。

搞清楚,带货主播成功的逻辑,就是人人都曾做过的白日梦:

全国每个人给我一毛钱,我立刻就是亿万富翁了!

现如今,白日梦完全可以通过电商平台实现。

不怎么看直播的男人们,包括我自己,总是非常纳闷:那么多人看别人带货,究竟在看什么?

有人觉得买东西直接到淘宝店铺下单不就完了,看直播浪费很多时间,时间成本太大了,完全没必要。

自己想买的东西自己还不了解么。

这问题其实没必要争论。就和女人喜欢逛街,男人无法理解是一样的道理。

女人逛街就是喜欢各种比较,听人讲解,除了买东西,还享受挑选和交流的过程。这就是商场卖首饰衣服和化妆品的,都有那么多导购的原因。

男人买东西最讨厌别人在旁边叨叨,喜欢自己看自己查资料分析。

所以这种购物直播间就是女人们不出门逛街的方式,直男们也当然会嗤之以鼻。

男女消费差异

言归正传。

女人们起初或许只是因为新鲜感,随便看看,并没想着买东西。

新鲜感过后,有一部分人可能会因为主播的某种人设,获得满足的观看体验,成为其粉丝。

李佳琦是典型的代表。他的观众,主要是女性白领。

“怼商家、怼品牌”是真性情,“劝15岁以下的小孩不要看自己的直播”是三观正,主打的就是个贴地气与真诚。

对他的“女孩儿”们而言,消费已不止是单纯地购物,更是在支持自己喜欢的主播,为打发无聊的时间、满足的情感空洞买单。

当然,这一群体,并非直播带货的最终目标。

女白领们虽然也贡献了一部分消费额,但她们更大的作用,是打造口碑、扩大影响力。

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十万女白领足以让一个主播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不论拼多多、抖音、快手还是淘宝,最重要的开垦对象,是下沉市场。

因为你卖货的核心前提是,消费者有足够的的时间、去看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介绍产品。

一二线城市的人们,就不太可能有这种条件。

这方面做得最成功的是快手一哥辛巴,成功到令人厌恶的程度。

辛巴反复强调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用坎坷的创业经历来演苦情感,又用“来了就是一家人”来营造亲切感。

曾经还搞出个大新闻:直播结婚带货。

烧7000万,主持人胡海泉在现场报幕,张柏芝送礼物,成龙护送辛巴走上高台,边结婚边带货,卖了1.3亿。

许多辛巴的粉丝都觉得,辛巴给他们带来了一种“买了他推荐的东西生活就能更美好的感觉”,即便自己根本不需要。

这说明什么?

说明广大下沉市场的数亿老百姓,娱乐方式、购物渠道实在匮乏!

看直播,不仅给他们提供了门槛极低的购物渠道,更为他们带来了消遣时间的乐子。

仅仅几年以前,全国的乡镇还并没有普及电商。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早就习惯了售货员给他介绍商品的实体店模式。

突然让他们去网点买东西,你描述得再天花乱坠,他们也觉得不真实。

要是能像以前,专门配个销售面对面介绍,该多好!

直播的意义就在这。

再加之,能出圈的主播,都是口才出众之辈。心思简单的下沉消费者们,被洗脑也正常。

在互动中就可以直接购买产品,还能让你花钱不肉疼,反而产生买了主播带的东西,就能活的更好的幻觉。

客单价低,粉丝傻,时间多,容易被割韭菜——这就是直播带货的致富经。

一阵妖风来临,一些抓住机会的草根迅速崛起,牢牢咬死头部的位置,立刻就产生了阶级固化。

眼见有人一步登天,大批投机者涌入市场,试图分一杯羹。

但只有极少数能突破阶层,九成九的后来者连汤都喝不到。

风还在吹,所有人都身心俱疲。

02

一将功成万骨枯

谁都知道,中国电商平台十几年如一日,仍在迅猛发展。

但平台们活得越来越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

最典型的就是双十一购物节,从原来的一天,到几天,再到现在的十几天。

无论是热度还是销售数据,都一年比一年低。

从去年开始,曾经每年必看的节目“双11晚会”就集体失踪,各大平台也不再公布具体销售额。

今年,则是干脆用订单量替代销售额。

什么原因,懂得都懂。

与之相对的,各大主播的战绩,却一个比一个猛。

首先是被传日赚250亿的李佳琦。

250亿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比较真实的统计是,李佳琦在双十一当日的销售额是95亿,再次刷新了自己的销售纪录。

一天,95亿人民币营收!

A股有几家公司能办到?

最近与李佳琦掐架的小杨哥,双十一当天,销售额6亿。

作为“后辈”,能达到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他搞笑、轻松风格的受欢迎程度。

再就是今年颇具争议的辛巴。

作为快手一哥,辛巴在双十一当日的销售额为34亿,足以证明他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实力和影响力。

广东夫妇,双十一当日的销售额11.5亿。

同样是个天文数字,反正我真无法想象,那到底是多少钱。

其他网红主播,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

仅上面说的这4家,购物节当天的销售额,就超过145亿。

这可是一天!这到底是谁的狂欢节呢?

这件事得分两方面来看。

直播给商家带来的最大改变就是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但仅局限在头部品牌,只有头部品牌有足够资源去支撑频繁上头部主播直播间。

而绝大部分卖家,交给主播的坑位费以及产品的让利,不一定能带来更多的利润。

尤其是,这两年的大环境,导致买卖双方,对于优惠这件事的理解,出现巨大分歧。

买家觉得,你也没便宜多少啊,不打个五折还叫双十一?

卖家觉得,原料、物价、人力成本都在涨,商品没涨多少还便宜了那么一丢丢,已经是很优惠了!

客观来说,确实如此。

买家想捡漏,卖家想赚钱,这是根深蒂固的矛盾。

产生了矛盾,自然就产生了分歧。

作为消费者,当然是谁便宜我买谁的。

这是合乎人情、合乎逻辑的行为,却对市场造成了巨大伤害。

本来从生产到销售,要经历很长的环节,这个环节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分一杯羹,养活自己的一家老小。

但主播的存在,直接让中间环节消失了,成了点对点。

这可以说是一种进步,提高了运转效率。

但整个环节上的肉都被两头吃了——一头是消费者,确实得到了好处,便宜;另一头就是主播自己,吃的盆满钵满,根本盛不下。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没什么。

更恶劣的,是垄断。

直播虽然是人人都能播,但带货不是你想带,想带就能带。

比如我想买个刮胡刀,正好罗永浩推荐了一款,我当然优先在他那儿下单,而不是某个野鸡主播。

很简单的道理。

你情我愿的买卖,道理非常简单。

对名人而言,钱就是这么好赚。

所以你看,如今越来越多明星抛弃主页,甚至央视主持人都一个接一个离职,跑去开直播卖货。

比如李思思,曾经主持过九次央视春晚,于今年10月9日从央视离职,10天后,曾经主持过三届春晚的刘芳菲也正式宣布离开央视。

俗气点说,就是看明白了做主播更赚钱,做一场直播赚到的钱比他们一年的工资还多。

很多站在聚光灯下的人总喜欢说,有多么热爱自己的事业,当更大利益出现的时却拔腿就跑。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外儒内法。

曹德旺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美国明星从来不带货,高收入人群不会跟底层人抢饭碗。

这不是精美,只是在陈述客观事实。

有些人一手赚着底层人的电影票、演唱会门票,另一只手又来跟底层人抢饭碗,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确实有点过分了。

财富越来越不平均流进少数人口袋里,大量的实体店入不敷出,只能被迫关门,地摊经济萎靡不振,小商小贩赚不到钱。

上班族要么失去工作,要么工资越来越低。

03

尾声

最后,还是拿李佳琦说说吧。

李佳琦先生无疑已经是个资本家了,而且还是个不小的资本家。

但是李佳琦和我们印象中的资本家,《资本论》中描述的资本家有很大的不同。

李佳琦真的是草根,从打工人打成资本家的,用卖一件货拿一件钱的聚沙成塔方式完成原始积累,不垄断任何生产工具。

同时,他虽然开公司当老板,但公司最核心的资产是他自己,他深度的参与工作,并没有不劳而获。

既不血腥暴力也不剥削,完全符合市场规则,属于罕见的干干净净的资产。

假设李佳琦没有偷税漏税,那他就是完美资本家,《资本论》都挑不出来毛病的那种。

李佳琦没有资本论上的任何一条原罪,但却做着和资本相同的恶——就是财富过于集中,让很多人没有饭吃。

从前的资本,可能是利用垄断生产工具、剥削实现财富的过分集中,砸别人的饭碗;

而李佳琦是利用自己的能力,借助生产工具的加持,砸别人的饭碗。

虽然目的和初衷都不是邪恶的,但造成的结果确实是不好的。

无论你的钱来的多么合理。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扫描二维码

想在手机上看科技资讯和科技八卦吗?

想第一时间看独家爆料和深度报道吗?

请关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1.用手机扫左侧二维码;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关注TechWeb。

手机游戏更多